搜索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20-3-24 15:23 | 只看该作者 |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搬运者说:啥时候能放心开学,取决于疫苗。之前疫苗谍照现在已经实锤,陈少将等科研工作者已经快马加鞭不惜以身试药以期提前面世,希望在志愿者身上也能有效。
[color=rgba(0, 0, 0, 0.298)]原创 [color=rgba(0, 0, 0, 0.298)]毕导 [color=var(--weui-LINK)][url=]毕导[/url] [color=rgba(0, 0, 0, 0.298)]昨天


最近关于新冠疫苗的话题一直热搜不断。
前有特朗普想10亿美元买断德国疫苗成果遭拒绝,后有我国陈薇少将成功研发重组疫苗并临床测试。紧接着,中美几乎同一天打出疫苗第一针!感觉像班里的一二名考试同时提前交了卷...
美国买家秀:表情凝重,十分烦躁[size=14.6667px]中国新冠疫苗开始人体注射实验:首批志愿者已注射!
我国买家秀:语言活泼,状态良好,口罩防护到位
与此同时,疫苗研发的全球考场上还有一堆同学在奋笔疾书。据WHO统计[1],全球新冠疫苗研发项目已有44个。至少有96家公司和学术团体在同时开发[2]!这要是给你们个舞台都可以办《创造疫苗101》了!
这不奇怪,疫苗太重要了。在新冠肺炎成为全球大流行病的当下,如果说疫情是一场战争,那只有疫苗的诞生,才能彻底为它插上胜利的旗帜。
其实我说句实在话,新冠疫苗对我国普通群众估计是用不上了。毕竟疫情爆发的时候谁能想到我国俩月就快结束战斗了呢?之后做临床三期可能还得去外国借志愿者。
来源:B站大佬@Jannchie见齐,AV97702546

但国际社会被疫情搞得十分动荡。谁先有了疫苗,谁就能让全世界心里踏实。新冠疫苗的研发,不仅是科学与病毒的战斗,更是大国之间的暗中较量。
朋友看到这你是否有很多问号?以前疫苗研发不是以10年为单位的吗?这咋才俩月,中美第一针都打下去了?这么快它安全吗?我几月能打上呢?我国和美国硬刚科技谁能抢在前头?疫情都快结束了,还有必要花钱研发疫苗吗?
正好我最近翻了全世界新冠疫苗研发的各种资料,对疫苗的了解基本打遍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无敌手。今天就帮大家一一解答这些问题。看完这篇文章,你应该也能成为你们小区的疫苗首席专家。


一、中美的疫苗都是啥高科技啊?
大多数人对疫苗的了解,就是挨上一针以后就不得病了。生物学得好的同学可能还记得天花牛痘的故事,知道疫苗就是个没毒性的病毒。
但时代在进步,疫苗早就不是初中课本上那么简单了!现代疫苗有很多种类[3],而我国在这次疫情中技能树全点,目前有5条路线在同步研发[4]。
比如HIV疫苗的开发方法就有多种
国务院发布会上的原话是:“疫苗研发单位不计成本,不算经济收益账,只算人民健康账。”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饱和式科研吧!我仿佛看到了陈薇院士课题组里博士生头发-1……下面给大家科普一下疫苗。
病毒,是一个DNA/RNA套了个蛋白质外壳。人体遇到病毒会产生抗体,并记住病毒的长相。病好之后,下次再碰到病毒还能认出它来,哎又踏马是你?然后产生抗体干掉它。
疫苗是特殊处理过的病毒,打到人体里不会致病,但能教免疫系统认识这个病毒。下次碰到真的病毒,哎我们好像在哪见过?然后产生抗体干掉它。
Y字形的就是抗体

根据处理手段的不同,疫苗分为以下5种:灭活疫苗,减毒活疫苗,重组蛋白疫苗,核酸疫苗,重组病毒载体疫苗。
(1)灭活疫苗,是把病毒直接杀死,然后将全尸扔给免疫系统让它认。比如加热热死,或者用福尔马林泡死。这是最经典的疫苗类型,优点是安全成熟,缺点是病毒毕竟是死的,引起的免疫可能不够。
电子辐射破坏病毒核酸,制成灭活疫苗
(2)减毒活疫苗,一般是让病毒多次传代,发生变异,然后从中筛出致病性弱的病毒,制成疫苗给免疫系统练手。
病毒打进体内时还是活的,所以这种疫苗能全面激发免疫反应,但也存在少量风险。毕竟毒性没有完全剔除,虽说它是软柿子,可万一你比它还软,等于是花钱把病毒请回家。

前两种都是传统的疫苗路线。随着科技的进步,人们又利用基因工程技术搞出了三种新路线。
(3)重组蛋白疫苗,拿病毒的一部分让免疫系统认。比如新冠病毒长得像个球,球外面有些刺(S蛋白)。那我就让大肠杆菌表达出S蛋白,打进人体,让免疫系统认这个刺。以后见刺如见毒。
新冠病毒表面的“刺”
好比毕导的胡子很有特点,你看过我胡子的照片,下次见胡如见毕。
它的优点是安全性高,毕竟就是个刺。缺点是可能被免疫系统忽视。好比有的人看毕导的胡子不足以认出这是毕导,万一毕导刮了胡子再P个图就更不认识了。
(4)核酸疫苗就比较有趣了,我们直接把S蛋白对应的DNA/mRNA打进人体,让它在细胞里表达病毒的S蛋白,再让细胞识别。等于是让细胞莫名其妙自己制了个病毒的刺,再自己消灭它。果然人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
DNA疫苗,把病毒基因做成重组质粒
这种疫苗搞起来超级方便,只要知道病毒序列就能一波反向合成。但人体细胞毕竟不是傻子,不可能你送个莫名其妙的mRNA进来我就敞开核糖体欢迎你,所以难点在于用纳米脂质颗粒保护核酸。美国第一针疫苗就是这种。
(5)重组病毒载体疫苗,是把致病病毒A的部分基因植入到不致病的弱鸡病毒B里,重组成新病毒C。这个病毒C拥有A的长相,却和B一样弱鸡。
类似于毕导买了个施瓦辛格的皮肤,虽然战斗力只有5,但你看了我之后从此免疫施瓦辛格。

我国的第一针就是这种,来自陈薇少将的腺病毒载体疫苗,2014年她也是用这种技术开发了我国首个、世界第三个进入临床的埃博拉疫苗[6]。
这组数据你可能会很惊讶:人类目前其实只有约70种疫苗,用于预防37种传染病。成功的疫苗并不多。
即使像流感这种常见病,也很难靠疫苗战胜它。流感病毒有好多株,每年流行的是其中几株。WHO、美国CDC每年会预测今年可能流行的几种流感[8]。
Illustration by Joshua Seong. © Verywell, 2017.

理论上讲,你每年按WHO的建议打流感疫苗,坚持打个20年,你应该能变成一个流感免疫之集大成者,余生从此告别流感。
苗和药物不一样,疫苗是给健康人群用的,研发难度更大。以往的疫苗从研发到上市普遍要经历10-15年,每种成功疫苗几乎都使用过当前所有的研发手段。所以这次面对新冠病毒,我国果断选择了万箭齐发!



、我国疫苗进度和世界比起来是啥水平?
先说结论:中国不慢于任何一个国家。我国正同时进行了灭活、重组蛋白、mRNA、DNA、重组病毒载体五种研发路线,大部分研发团队4月份都能完成临床前研究,启动临床试验[3]。
中生集团武汉制品所和北京生物制品所部分承担了灭活疫苗的研发[9]。这需要实现病毒的扩增、纯化,提高病毒活力和滴度。灭活疫苗的生产本质上就是种毒得毒再弄死的过程,安全量产比较麻烦。
中科院微生物所、军科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等单位在研发重组蛋白疫苗[10]。中科院微生物所搞过MERS的疫苗,有经验。
mRNA疫苗比较快,速度与国际同步。mRNA疫苗是2018年前后的新技术,目前世界上还没有上市产品。DNA疫苗也在同步搞。
病毒载体疫苗是军科院军事医学研究院陈薇院士团队和天津康希诺合作开发。这个是最快的。军事医学研究院的实力也可见一斑。
理想情况下,今年底前新冠疫苗产品能正式上市。这已经是人类研发疫苗前所未有的极限速度了。
中美其实在两件事上暗中较劲:谁先打了第一针,谁先正式使用。我试着考证了一下各自第一针的精确时间,结论是几乎平手。
根据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文件,陈薇院士的疫苗在3月17日完成了I期临床试验注册,当时志愿者招募已经正在进行中了。
图源自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
3月16日晚8点18分陈薇院士的疫苗正式获批。据一位疫苗志愿者在采访中说,陈薇院士自己打的第一针。当然网友朋友们就不用为陈薇院士担心了,她比谁都了解自己的疫苗安不安全。就像我从地上捡薯片吃也是很有自信的。
而美国竟然也是3月16日在西雅图打了第一针!使用的是Moderna公司参与研制的新型疫苗“mRNA-1273”。

不过两个地方有问题:(1)Moderna为了赶时间,跳过动物有效实验直接上人,这存在流程和伦理上的风险[11]。

(2)考虑到时差问题,西雅图在西八区,北京在东八区,他们换算过来要加16小时。他们的3月16号已经是我们的3月17号了算下来说不定我们快了几小时
总之陈薇院士牛逼就完了!
不过我还是挺震惊的,我国疫情毕竟比世界早1个月左右,没想到还是和美国同时完成疫苗第一针,美帝科技着实强大。但我去Moderna公司的官网上看了一下时间表。

他们1月13号就启动疫苗研发了,中美几乎是同时开始研发的。这正是我们前面说的mRNA疫苗的优势,不用拿到病毒毒株,只要有序列就能动手。
网上一些质疑中国是不是有人偷拿毒株给Moderna公司的阴谋论可以先歇一歇。
中美两国都有在高暴露人员身上应急率先使用疫苗的政策,所以几个月内,估计还要较量谁率先应急使用。到时候看这第二回合谁赢吧。
此外,世界范围内的创造疫苗101也在火热进行。英、加、德、澳都在拼命研发。

疫苗想全球C位出道竞争多么激烈啊!你憋家里俩月连个网课都看不进去,人家憋实验室俩月已经快拯救地球了。


三、我国为啥能这么快?
之前知乎上讨论新冠疫苗啥时候能出来,有说3年的,有说5年的,遇上个头铁说1年到位的,网友都喷你净瞎扯罔顾科学。
那为啥我国这次这么快呢?因为我国的生物真是比以前强太多了。

当年SARS来的时候,我国科学家花了3个月才知道这是个冠状病毒。而这次我们3天就分离毒株搞定了病毒全基因组测序。
根据过往研究经验,科学家判断新冠病毒可能通过细胞膜ACE2蛋白侵入人体。实验一做,哑巴黎啊!动物实验搞起!

疫苗要先在老鼠身上做实验。但新冠病毒无法通过老鼠ACE2蛋白入侵,这时候就要用转基因技术把人ACE2蛋白的基因转到小鼠体内,让它可以得病……这玩意就叫“动物模型”,生物学家让你长啥你长啥。
好在我国一直有ACE2转基因小鼠的囤货,疫情刚开始,国家就命令小鼠赶紧生娃。小鼠妈怀孕要三周,生下小鼠吃奶要三周,然后才能变成有免疫功能的大鼠。三周又三周,终于可以得病了。
我国科技部每天就在督促各大动物研究所的老鼠为国生娃。所以为啥疫苗是2月做动物实验呢,可能是科研人员在等老鼠生出来。

除了老鼠,疫苗还要在非人灵长类动物身上做实验,比如恒河猴,就那个红红火火恒河猴的恒河猴。
中国医学科学院恒河猴模型研究:康复后不会再次感染新冠病毒
但武汉华南海鲜市场之后,我国禁止了野生动物交易,不让人随便买卖猴了。政府部门也要专门协调,在重大科研攻关项目上要特猴特批,给科研猴亮绿灯,给科学家生猴子。美国跳过动物有效实验直接上人,可能因为他们没猴子。
图源自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部官网
而且我国这次疫苗研发不仅快,安全流程也几乎没瑕疵,毒理实验、动物试验、临床试验等都扎实地做了。当然,未来如果要大规模使用,上市估计也到年底了。
图源自国资委
正是有了政府和科学家的共同努力,以及小鼠和猴子的伟大牺牲,我国才能如此迅速地研发出疫苗!外国公司各自为战,我国科研统一调配,也算是社会主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越性体现吧……


四、国内疫情都快结束了,花大钱研发疫苗有意义吗?
有,太有了。
这场疫情在我国是快结束了,但以世界现在这个增长架势,大概率夏天是不会结束的。这些病例反输入回我国,最终我们清零的战线可能会拖得很长。
研发出了疫苗,我们才能彻底不慌。
还有个原因,也是这次疫情给我的很大冲击:这世界上,只有病毒无国界,除病毒外的一切都是有国界的。媒体、口罩、疫苗全是有国界的。
经济的对抗、西方对我们的歧视与成见、推卸责任、舆论为黑而黑,这世界太踏马有国界了,整天斗来斗去的,我想安居乐业真是难。
疫苗是个高度集中的行业,全球四大疫苗公司占了世界90%以上的份额[12]。国际市场上几乎没有中国疫苗,一方面是流程体制不一样,另一方面也有信任问题。

我仿佛能想象,就算我们先出了疫苗,欧美也不会用,搞不好还会花样黑。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想象,几个月后打脸也挺好的。
但全球都在竞争疫苗研发第一人,你难道坐等美国拯救世界再反手一波恶心你?我们太讨厌被别人卡脖子的感觉了,所以我们啥都要自力更生,啥技能树都要点满。小国才做选择,大国我全都要。
最后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原因,站在一个科研狗的视角上看,我们需要更强的科技去应对未来。如果下次再来个更强的新·新冠病毒,我们有没有实力做得更好呢?
新冠疫苗不一定要帮我们解决眼前的问题,关键要思考的是,SARS、MERS、埃博拉、HIV的研究给新冠带来了什么,而新冠的研究又能给我们的未来带去什么。
让我们把视角放到更广的时间线上,思考人类与病毒斗争的历史。以前的疫苗研发要10年,埃博拉疫苗研发花了3年,WHO说新冠疫苗可能要18个月。
为啥我国这次这么快?因为SARS、MERS、埃博拉之后,我们练出了应对新发传染病的疫苗技术平台。陈薇少将在抗击埃博拉的过程中,建立了腺病毒疫苗的“研发套路”,才能在面对新冠病毒时直接一通操作猛如虎。

前期积累的经验和智慧才让我们能越来越快地反应。

你可能觉得,埃博拉在非洲,关我屁事?还要派生物狗去非洲做实验,生物狗得罪谁了?

但在这个全球联系越来越密切的时代,我们跟千里之外的疾病就是一个机舱门的距离。帮非洲抗击埃博拉,也是保护自己,更是对能力的建设。高三复习的时候你把江苏卷做一遍,真正上了考场面对北京卷,你就能丝毫不慌甚至有些想笑。

所以新冠疫苗要大力研发,拼命把科学技能树点满。这是对我们自己健康的守护,也是世界科技的角力,更是对未来的练兵。

坐等疫苗研制成功上热搜,坐等新冠病毒肺炎彻底成为历史。

打不倒我们的终将使我们更强。




参考资料:
1、WHO疫苗统计,https://www.who.int/blueprint/pr ... vel-coronavirus/en/2、《研发新冠疫苗,全球96个团队谁能跑赢?》,https://finance.sina.com.cn/wm/2 ... 33713.shtml?cref=cj3、https://www.vaccines.gov/basics/types4、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3月17日,http://www.gov.cn/xinwen/gwylflkjz60/index.htm5、https://www.sciencedirect.com/to ... vated-virus-vaccine6、《我国首个埃博拉疫苗获批进入临床》,http://military.people.com.cn/n/2014/1219/c1011-26239365.html7、https://www.who.int/ith/ITH-Chapter6.pdf8、https://predict.cdc.gov/9、https://www.cnbg.com.cn/content/details_12_5015.html10、http://www.im.cas.cn/dqyd2018/gzdt/202003/t20200317_5516482.html11、https://www.scientificamerican.c ... -vaccine-in-people/12、Shen A K, Cooke M T. Infectious disease vaccines[J]. 2018.

沙发
发表于 2020-3-24 18:24 来自手机浏览器 | 只看该作者
很多人都认为疫情很快就要结束,马上生活就会回归正常,几乎没人认为只有疫苗问世以后,疫情才会结束,所以,不太会有人关注疫苗。
板凳
 楼主| 发表于 2020-3-24 18:29 | 只看该作者
好小子1122 发表于 2020-3-24 18:24
很多人都认为疫情很快就要结束,马上生活就会回归正常,几乎没人认为只有疫苗问世以后,疫情才会结束,所以 ...

WHO本来说要18个月才有疫苗。现在真的光速。
地板
发表于 2020-3-24 19:11 来自手机浏览器 | 只看该作者
圆圆圈圈 发表于 2020-3-24 18:29
WHO本来说要18个月才有疫苗。现在真的光速。

WHO一月说的18个月是指,18个月以后疫苗可以上市,全民接种。现在的疫苗仅仅是人体试验阶段,离批准上市还有一段时间。不过据说加快研发的话,今年冬天可能会批准上市。但接下来量产,全民分批接种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照这个速度,差不多明年秋天才算疫情结束,届时全球数以亿计的人群可能已经被感染而产生抗体了。

大瘟疫后面是大萧条,大萧条后面的大动荡……
5#
发表于 2020-3-24 19:53 | 只看该作者
能打到普通人身上的疫苗再玩彩网app光速也得明年夏天以后
6#
发表于 2020-3-24 19:55 来自手机浏览器 | 只看该作者
很喜欢这篇文章,多谢分享
7#
 楼主| 发表于 2020-3-24 22:28 | 只看该作者
成爸 发表于 2020-3-24 19:53
能打到普通人身上的疫苗再玩彩网app光速也得明年夏天以后

有可能会提前。陈少将自己就打过,三周前。
8#
发表于 2020-3-25 00:18 来自手机浏览器 | 只看该作者
圆圆圈圈 发表于 2020-03-24 22:28
有可能会提前。陈少将自己就打过,三周前。

疫苗难点不只是病毒免疫 半年起观察side effects才是重点。 “神医”靠注射苯酚都可以免于感染了  正常人敢打嘛
9#
 楼主| 发表于 2020-3-25 09:31 | 只看该作者
zmxuxubaby 发表于 2020-3-25 00:18
疫苗难点不只是病毒免疫 半年起观察side effects才是重点。 “神医”靠注射苯酚都可以免于感染了  正常人 ...

那个后来有记者追踪的,所谓号称治疗的,基本都不靠谱。有些没感染,有些都是自己会好的病。
10#
发表于 2020-3-25 10:29 | 只看该作者
争分夺秒抢时间!全球20多种新冠疫苗一览(图)


3月20日,桥野夫(化名)成为新冠疫苗编号037的受试者,他也是中剂量的首位接种者。

四天前,3月16日晚八时许,中国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陈薇院士领衔开发的重组新冠疫苗获批启动临床试验,当晚,4名志愿者接种了新冠疫苗。根据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上的公开信息,该试验的主办单位为军事科学院医学研究院生物工程研究所和康希诺生物股份公司。

桥野夫暂时还没有跟父母说这个事。截至3月22日晚,新冠疫苗志愿受种者已超过70人,这一数字仍在增长中。

这是一场与死神的夺命较量,大洋彼岸对于疫苗的研发也在争分夺秒。3月16日,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资助、生物科技公司Moderna研发的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的mRNA-1273疫苗也开始首次人体测试,该试验在位于西雅图的凯撒医疗集团华盛顿卫生研究所进行。

临床试验开启的好消息令大众对新冠疫苗的上市悬悬而望,但值得注意的是,新冠疫苗第一针仅仅处在临床试验的第一阶段,整个临床试验共包含三阶段。即便临床试验取得成功,疫苗的上市流程也并未就此止步,后期还需要大规模人群验证有效、本国许可等程序。

美国罗格斯大学(RutgersUniversity)化学和化学生物学教授理查德•埃布莱特(Richard H. Ebright)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整个过程将长达数年甚至数十年。“在目前的紧急情况下,可以通过跳过动物研究并加快其他步骤来简化整个过程,但是时间可能仍会长达数十个月。”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不完全梳理,目前全球有超过20种新冠疫苗正在研发。数十个团队加入这场研发“生死时速”,新冠疫苗何时能用上呢?



两支疫苗开启临床试验





图片来源:美联社

3月16日晚,中国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陈薇院士领衔开发的重组新冠疫苗获批启动临床试验。

桥野夫是I期的037号受种者,也是中剂量组的第一位受种者。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官网信息显示,这项试验设计分成3个剂量组,每组36人,共计108人。桥野夫介绍道,目前的受种者区分为低剂量组和中剂量组。

编号037号还将陪伴桥野夫6个月。除了接种当日,志愿者还要在第3日、第7日、第10日、第14日、第28日、第3个月和第6个月,接受共计7次研究访视,其中前14天为集中隔离观察期。

所有志愿者均为自愿报名,成为受种志愿者的过程主要分为三个步骤:提前筛查、现场体检入排、疫苗接种及留观。在初筛通过之后,在体检现场,志愿者需要进行信息登记、知情同意、初选判定、采血、关于身体状况的检查、核酸检测、CT检查及二次入选判定这一系列过程,一切顺利才能最终接种。

外界将这群临床研究首期志愿者们称为“探路者”。但桥野夫感到很不好意思:“太夸张了,脸都红了,那些一线的医护人员才是最牛的。”

据新京报报道,一位编号为“011”的志愿者在3月19日注射疫苗后出现低烧、头晕肌肉酸痛。“早上起来之后感觉屁股两边肌肉有些酸痛,刚开始还以为是床板硬睡不习惯引起的,不过打开手机看了电子体温计,37℃多,就觉得应该是身体对疫苗有反应了。”经过体温升高、精神不振等轻微反应后,这位志愿者的身体状况已经恢复正常。

试验的目的,就是测试和评价重组新冠病毒疫苗(腺病毒载体)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这种疫苗采用基因工程方法构建,以复制缺陷型人5型腺病毒为载体,可表达新型冠状病毒S抗原。

项目负责人、中国工程院院士、军事医学研究院研究员陈薇是这样解释它的原理:在“学习”病毒的前提下,对病毒进行“手术”,用移花接木的方法,改造出一个我们需要的载体病毒,并注入人体产生免疫。

美国当地时间3月16日,另一项针对新冠病毒疫苗mRNA-1273的一期临床试验也在华盛顿州的西雅图拉开帷幕。

当天,首位试验志愿者詹妮弗•哈勒(Jenifer Haller)在凯撒华州卫生健康研究所接受了疫苗接种。“现在所有人都感到有些无助,我很开心能做点什么来帮助大家,” 哈勒说道,她表示自己将在4周后进行第二次接种,在这期间她需要每天向研究所报告身体状况。

该疫苗的一期临床试验总共将有45人接受疫苗接种,年龄在18-55岁之间,他们将接受不同剂量的注射。试验的目的是为了验证疫苗是否有副作用,从而为更大范围的试验奠定基础。

“在试验期间我们会密切追踪志愿者13个月左右,观察他们对疫苗的反应以及可能出现的健康问题,”凯撒华州卫生健康研究所负责人丽莎•杰克逊(Lisa Jackson)透露道。“第一阶段试验不研究疫苗在预防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方面的有效性,这一工作将在临床试验的后期阶段进行。”

对于公众翘首期盼的疫苗何时能够问世,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坦言,“即使初步的安全性试验顺利进行,要完全验证任何一种潜在疫苗都将至少耗时12-18个月。”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此次进入临床试验的是一种mRNA疫苗。mRNA,即信使核糖核酸(messenger RNA)。mRNA疫苗的原理是在体外合成病毒的相关序列mRNA,再将mRNA传递到人体细胞内形成免疫。

据了解, mRNA疫苗的生产无需依赖细胞扩增的过程,生产更容易放大,且先期合成快,一旦在活体动物中验证能够产生有效抗原将很快向下推进。因此,如果疫苗成功,那么新冠疫苗的开发过程将会变得简单而省时。但目前并无mRNA的疫苗产品上市。

理查德•埃布莱特教授向记者表示,目前有一些关于mRNA疫苗安全性和有效性的临床数据。在动物和人类试验研究中,候选mRNA疫苗在安全性方面取得了积极的成果,但在功效方面充其量只是好坏参半。“对于针对新冠的mRNA疫苗,我认为不要抱太大希望。候选mRNA疫苗首先进行试验,是因为它们是最容易设计和生产的候选疫苗之一,并不是因为它们最有成功的希望。”

对于Moderna在新冠疫情暴发后的四个月时间内就开始了疫苗临床试验,梅奥诊所医学中心理查德•肯尼迪博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针对新冠病毒,疫苗研发不需要从零开始,可以从SARS和MERS病毒研究汲取经验。“这个团队(Moderna)之所以能够那么快,是因为他们一直在研究SARS疫苗,这使得他们能够很快地调转研究方向,修改研究路径来研制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的疫苗。”梅奥诊所医学中心是世界最著名的医疗机构之一。



20多种新冠疫苗在研 争分夺秒上临床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放眼全球,随着疫情的不断蔓延,数十个科研团队都在争分夺秒进行疫苗研发。自疫情暴发,中国科学家快速确定了新冠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并于1月11日与世界卫生组织分享这一信息。

此前中国国家卫健委医药卫生科技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郑忠伟表示,中国正沿着5条技术路线推进疫苗攻关工作,包括灭活疫苗、基因工程重组亚单位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减毒流感病毒载体疫苗、核酸疫苗。综合起来讲,目前5条技术路线都在稳步推进。

2月9日,中国疫苗协会微信公号发布消息表示,截至2月6日,中国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生物学研究所、华兰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等17家会员单位正在开展新冠肺炎疫苗的研制工作,科研人员分别采用上述技术路径,加班加点进行攻关。

疫苗的研发首先是获得免疫源,也就是分离出新冠病毒的毒株,才能进入疫苗制备阶段。“分离出病毒毒株,意味着我们已经拥有了疫苗的种子株。用其制作疫苗株并通过检测后,就可以制备疫苗。”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李兰娟说,病毒毒株为疫苗研制、抗病毒药物的筛选以及快速检测试剂的研发等奠定了基础。

据了解,国家病原微生物资源库于2020年1月24日发布了由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成功分离的我国第一株新冠病毒毒种信息及其电镜照片。据赛诺菲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法国巴黎的巴斯德研究所也于1月分离出了新型冠状病毒毒株。

国际上,参与新冠疫苗研发的除了赛诺菲、强生、葛兰素史克等医药巨头,还有包括加拿大萨斯喀彻温大学、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帝国理工学院和剑桥大学在内的高校研究实验室。

据《每日经济新闻》不完全统计,有超过20种新冠疫苗在研发中,除了传统的灭活疫苗外,目前的疫苗开发多数还基于一些新型的技术路线,比如mRNA疫苗、重组蛋白疫苗、亚单位(subunit)疫苗、病毒载体(viral vector)疫苗和DNA疫苗等。



图片来源:每经制图

记者注意到,治疗性疫苗的国际头部企业都将mRNA疫苗作为重要的研发方向,如Moderna、CureVac、BioNTech等,后两者预计分别将于4月和6月开始人体临床试验。

除此之外,已经完成或正在动物试验阶段的还有Inovio、加拿大萨斯喀彻温大学和Medicago等,其中前者研发DNA疫苗,后两者重组蛋白疫苗。

1)DNA疫苗—— Inovio、赛诺菲

“我们已经研发出了候选疫苗INO-4800,并且完成了实验室试验,包括在小白鼠、豚鼠、兔和灵长类动物身上都取得了非常可观的效果,”Inovio战略关系副总裁杰弗里•理查森(Jeffrey Richardson)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预计今年4月份可以开启人体临床试验。”

“INO-4800是一种DNA疫苗,除了产生强大的免疫反应外,可以快速设计、制造并具有高度可扩展性。相对其他类型的疫苗来说更稳定,因此不需要冷冻保存,”理查森告诉记者。

不过,据理查森透露,由于对于新冠病毒仍存在许多知识空白,对于该病毒的传播能力和流行病学认知是该科研团队面临的一大挑战。目前该公司正在计划扩大产能,预计在今年年底达到100万剂量的量产。

深耕DNA疫苗的药企还有赛诺菲,该项目由美国生物医学高级研究和发展局(BARDA)资助。“BARDA将与赛诺菲一起选择疫苗的菌株序列,并分享其技术专长,”赛诺菲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赛诺菲向记者透露,该公司利用SARS疫苗开发技术来研制新冠病毒疫苗。“基于重组DNA平台生产候选蛋白,在重组技术与病毒表面蛋白质产生精确的遗传匹配后,编码该抗原蛋白的DNA序列将被结合到平台的DNA中,以快速生产大量的病毒抗原,”赛诺菲进一步解释该技术。

在采访中,赛诺菲还透露了SARS候选疫苗在非临床试验中的效果,“SARS候选疫苗显示了免疫原性,并在动物模型中提供了部分保护。”

此外,该公司还表示,疫苗预计在6个月内进行体外测试,并在12-18个月内开展人体临床试验。但受产量、剂量要求和其他因素影响,目前并不能确定何时可以量产。“现在谈论还为时尚早。”

2)重组蛋白疫苗—— 加拿大萨斯喀彻温大学、Medicago

加拿大萨斯喀彻温大学的重组蛋白亚单位疫苗则处在动物试验的尾声阶段。就研发项目的具体细节,加拿大萨斯喀彻温大学疫苗和传染病组织国际疫苗中心(VIDO-intervac)的业务发展副总监保罗•霍奇森博士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采访。

他向记者介绍道, “我们已建立动物感染模型(雪貂),且已为动物接种了疫苗,具体结果将在4月中旬公布。一旦疗效确认后,将进行安全性评估,并开始建立疫苗生产质量管理规范以进行毒理学研究和1期临床试验。”

他还补充说,“在开始1期临床试验之前还需要获得监管机构的批准,因此具体时间表不能确定。”

据霍奇森博士介绍,该亚单位疫苗相对来说具有更高的温度稳定性,并且与标准的灭活病毒疫苗和减毒活病毒疫苗一样没有感染的风险。

此外,同样位于加拿大的Medicago公司的重组蛋白疫苗也已经开始了动物试验。

记者注意到,Medicago的疫苗开发基于植物技术平台。“我们在拿到新冠病毒基因后20天内就完成了类病毒颗粒(VLP)的研制,目前正在进行动物试验以确保疫苗安全性。预计将在今年7/8月份启动临床试验,目标是在明年11月之前完成,”Medicago科学与医学事务高级总监娜塔莉•夏兰(Nathalie Charland)告诉记者。

“这类疫苗不需要使用活病毒,仅需目标病毒蛋白的遗传序列,缺乏病毒的核心遗传物质,因此不会使人生病。并且可以显缩短生产时间,易于扩产,”夏兰说道。

夏兰还向记者透露,目前公司流感疫苗的产能是每月100-200剂量,不过未来新冠疫苗投产后的产量还要取决于疫苗的有效剂量和疫苗佐剂的具体用途。



问世需经六道关卡

新冠疫苗会像SARS疫苗一样“无疾而终”吗?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新型冠状病毒自2019年年末首次报告以来,仅仅3个月,科学家就选择出候选疫苗,并且进入人体临床试验阶段,大大缩短了前期研发时间。这是因为十几年前出现的SARS病毒为新型冠状病毒的疫苗研究奠定了科学基础。

然而,疫苗的开发是一个漫长而复杂的过程,又因其是面向健康群体的一种医疗方法,因此对疫苗的测试和监管标准普遍高于大多数其他药物。

理查德•埃布莱特教授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疫苗从研发到上市,正常情况下,需要在动物模型(包括天然和免疫动物)中进行安全性和有效性试验,在人体(包括天然和免疫性受试者)中进行安全性和有效性试验。经过监管批准后,可以扩大生产规模,之后还需要对疫苗进行质量控制。最后是量产、商业分销和部署等。

“整个过程将长达数年甚至数十年。在目前的紧急情况下,可以通过跳过动物研究并加快其他步骤来简化整个过程,但是时间可能仍会长达数十个月,” 埃布莱特教授补充道。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各国卫生机构以及疫苗研发企业官方材料总结出,疫苗从研发到上市需要经历六个流程:

探索阶段:需要了解这种疾病、掌握其流行病学数据,并找到能够预防或治疗这种疾病的相应蛋白(抗原)。

临床前期:评估抗原的安全性并选择最佳候选疫苗。

临床开发:共需三阶段。第一阶段内,小批志愿者(最多100人)接种疫苗;第二阶段,扩大临床研究范围(接种人数达数百人),并向具有与与新疫苗目标接种人群相似特征(例如年龄和身体健康)的人群接种;第三阶段,数千人接种该疫苗,并进行疫苗功效和安全性测试,并且观测在第二阶段可能没有出现的罕见副作用。

注册审批:将前期收集的所有数据提交相关卫生当局审批。

生产过程:最长可能需要22个月的时间生产一批疫苗。

质量控制:上市后监测,以监测疫苗在人群中使用后的效果。

通常情况下,一个疫苗通过上述六大流程的时间往往达数年。在英国针对儿童预防B型脑膜炎球菌感染的MenB疫苗,从第一个想法到疫苗获得许可上市最终花了近20年的时间。

据美国卫生官员所言,如今刚刚迈入临床试验第一阶段的Moderna新冠疫苗到大众接种可能还需要一年到18个月。

疫苗从研发到上市,要经过层层考验和挑战。而不少科研人员在担忧,新冠肺炎疫苗会和SARS疫苗一样无疾而终吗?

疫苗的研发首先得保障资金的充足。说起新冠疫苗研制的挑战,保罗•霍奇森教授向《每日经济新闻》表示,“(获得)研究资助总是具有挑战性的,但我们正在与加拿大政府合作,以获得更多的研究资金,以及获得对具备3级防护水平疫苗生产设备的资金支持。”

理查德•肯尼迪博士也向记者强调了资金的重要性。“我们需要的是长期的、可靠的资金来源和支持。打个比方,即便2020年有10亿美元投入到了新冠疫苗的研发,如果缺乏后续资金,那么注定失败,不会给我们带来所需要的疫苗。”

即使科研资金到位,当临床实验有条不紊进行时,疫情或许已结束,这意味着无法找到感染病人做大规模推广,因此无法最终研制出有效疫苗。

2003年,SARS猖獗时,众多内外资企业扎堆研发针对SARS的疫苗。不过当终于到了可以大规模做实验时,疫情却已快结束,没有病人可以做实验,疫苗成果“胎死腹中”。

此外,疫情告一段落后,后续的研发资金是否会跟着戛然而止也决定着相关疫苗研究的命运。

2月26日,流行病防止创新联盟(CEPI)首席执行官理查德·哈切特(Richard Hatchett )曾对媒体表示,成功的疫苗开发不仅依赖于科学上的突破,还依赖于持久的需求和资助。而SARS疫苗面临的最根本的问题,是疾病在最初的暴发被控制之后就消失了,人们的注意力转移到了禽流感、埃博拉、寨卡病毒等新的威胁。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 CEPI是新冠疫苗研发的关键参与者,已经重金资助了多个在研项目,其资助的公司或机构包括Moderna、Inovio、Novavax、德国CureVac、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和牛津大学等。

截至3月10日,CEPI在新冠病毒疫苗研发方面的总投资达到2370万美元,其资金主要来自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英国独立研究基金会惠康、比利时政府、欧盟委员会和德国联邦教育及研究部等。3月17日,CEPI再次呼吁有关各方提供20亿美元的新资金用于开发新冠疫苗,力求至少有三种候选疫苗可以在明年投入量产。

理查德•肯尼迪博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临床测试是疫苗开发过程中最重要的部分,也是非常昂贵的。“许多疫苗未能通过这一过程,所以我们能在不久的将来看到新冠疫苗成功诞生的最佳机会是有众多团队研究多种疫苗。”

当“生死时速”的疫苗攻坚战顺利通过临床试验后,还将面临各自国家的严格审批。

在中国境内上市的疫苗需要经国务院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批准,取得药品注册证书。申请疫苗注册时,需要提供真实、充分、可靠的数据、资料和样品。但同时,对疾病预防、控制急需的疫苗和创新疫苗,国务院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可以予以优先审评审批。

在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下的生物制品评估和研究中心(CBER)负责疫苗的上市前注册审批以及对疫苗生产企业的监督检查,而同样,美国也有类似的“快车道”,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在临床试验中表现良好的疫苗可获加速批准。

2019年12月,FDA批准了默沙东公司的Ervebo疫苗,它是首个获批埃博拉病毒疫苗。FDA批准了申请人的“优先审批”(Priority Review)和“突破性疗法认定”(Breakthrough Therapy Designations),不到六个月就完成了对该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评估,并且批准上市。



记者手记|疫苗抗疫长路漫漫 防控不可松懈

在新冠疫情不断蔓延之际,一方面是各国与时间赛跑,争分夺秒紧抓防控和诊治,另一方面必然是科研人员昼夜不舍,在科学抗疫的战场上奋力解码病毒、开发疫苗。

展开这张新冠病毒疫苗进展的世界全景图,我们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各国各地区对于抗击疫情的迫切和努力。自3月初以来,多个科研团队捷报频传。无论是医药企业还是学术机构,几乎无一例外的是,都受到了来自社会各界的帮助和支持,中外团队合作研发的消息也层出不穷,各国各界紧紧地站在了同一阵线上。

在记者们整理和采访的过程中,不难发现,从疫苗研发阶段到量产投入市场还需要经过许多个阶段,疫苗抗疫,仍然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未来,国际社会还需继续牵手合作。而在当下的阶段,防控和治疗工作千万不可掉以轻心。


11#
发表于 2020-3-27 10:04 | 只看该作者
圆圆圈圈 发表于 2020-3-24 22:28
有可能会提前。陈少将自己就打过,三周前。

我说的是普通人,美好愿望可以理解,但还是要讲科学规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千帆网 ( )

GMT+8, 2020-4-7 12:53 , Processed in 0.089196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